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arcsin

苹果公司之殇:为什么乔布斯之后再无苹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9: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OER 发表于 2016-12-9 19:14
我仍然不同意股权制制约创新。股权制的概念太宽了,什么不是股权制?是合伙人吗?还是自然人企业?抑或是股 ...

我们思考的出发点不太一样。你想对比的是那些公开在金融市场募资的企业,认为股权比债权好。如果一定要融资的话,股权比债权更能反映企业的创新动力,这个结论的出发点本身还是这些企业都上市,且都有职业经理人管理,从而存在委托代理问题。因为选择股权还是债权本身反映了职业经理人对企业未来发展的判断。是这个道理吧,我记得自己在公司金融里面学过。

但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想的是像华为这样的纯员工持股、或者某些家族企业,没有职业经理人,企业的管理层同时是股权持有者,根本不存在委托代理问题的企业。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9: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OER 发表于 2016-12-9 19:14
我仍然不同意股权制制约创新。股权制的概念太宽了,什么不是股权制?是合伙人吗?还是自然人企业?抑或是股 ...

这篇文章一开始说的是微软。
接着才说苹果。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9: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OER 发表于 2016-12-9 19:14
我仍然不同意股权制制约创新。股权制的概念太宽了,什么不是股权制?是合伙人吗?还是自然人企业?抑或是股 ...

Case study本身肯定是个案了。强调样本量,是计量/定量研究的固有思维,但它并不是可信性的保障。样本量大就能说明问题?那你怎么保证你的样本都是横向可比的呢?想大规模收集数据,你就得首先设立可量化的指标,你怎么知道设立的过程不会忽略掉一些东西,从而引入新的误差?

定性研究基于小样本,也可以得出可信的结论。不然除经济学之外的其他人文社科怎么活?
发表于 2016-12-9 20:1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rcsin 发表于 2016-12-9 19:51
我们思考的出发点不太一样。你想对比的是那些公开在金融市场募资的企业,认为股权比债权好。如果一定要融 ...

你列举的这些企业其实有更严重的代理问题,这是团队生产中的代理问题。
不过,合伙制的企业和股份制企业相比有什么优势和缺陷,肯定不是一个团队生产模型可以解释的,确实需要好好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20: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OER 发表于 2016-12-9 20:11
你列举的这些企业其实有更严重的代理问题,这是团队生产中的代理问题。
不过,合伙制的企业和股份制企业 ...

这个说法我也认同。

讨论股份制企业的缺陷,不是要说其他形式的企业就一定更好。只是就问题谈问题,说明在特殊设定下,它确实有局限,可以进一步超越。

至于现存其他组织形式的企业的问题,可以跟它并行的讨论。
发表于 2016-12-9 23: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arcsin 发表于 2016-12-9 18:43
资本的逐利性最终绑住了它进行创新的潜力,这不就是对那些鼓吹市场推动创新的人最直接的打脸嘛。

本文作者有这种评价不奇怪,因为他可能只是记者级别的学者,阁下好像不是这个级别的学者。理由如下:

1、本文作者的思路与马克思在使用价值计量问题上一样,典型的文学逻辑——不讲逻辑。(《资本论》起点逻辑问题: http://www.rdjjlt.org/forum.php? ... d=154853&extra= )。
2、市场推动创新是指总体情况,是概数,不是指具体某个企业。用某个企业怎样怎样反驳总体概数大概是数学没学好。
3、一个企业如同一个人一样,不可能总是英雄,总是雷锋。要求微软和苹果总是创新不断是不恰当的,我们要求的应该是社会不断有人创新,有很多人创新。
4、好的制度应该是保证总有很多人创新,保证他们能因此脱贫致富。

再反观公企:
1、在官本位和职本位思想下,像创新的人一定比私企少,因为创新是高风险、低产出的事情,随之稍有理想的人总是倾向按部就班以保住官为和职位。事实就是这样,风险稍微大一点的项目(含研究)在党委会和厂委会通过率非常低,董明珠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领导。
2、在总体该书角度看,我国公企创新率低于私企是不争的事实,近20年新贵,比如华为、淘宝、中关村、大疆等基本都是私企。公企方面就高铁出口恶气,为国人长脸了,但是当事人的结果阁下是知道的。
3、公企应该反省,为何不能将功抵过?多做事的人犯错也多,少做事的人犯错也少,只当传话筒的就不会犯错。也许公企实行积分制,并将功抵过,才能鼓励当事人积极创新。

发表于 2016-12-13 17: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国奇 发表于 2016-12-9 23:33
本文作者有这种评价不奇怪,因为他可能只是记者级别的学者,阁下好像不是这个级别的学者。理由如下:

...

高铁也是西门子和新干线的技术,当时签的合同有一条就是允许中国宣传“自主研发”。
发表于 2016-12-13 20: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股份制制约创新,这类问题可以归类为威廉姆森书中所提到的官僚成本。公司制度的变迁史实际上就是在优化边界上的交易成本和内部的结构成本。但以这种现象来作为国企私企的效率判断是论据不足的,任何制度的企业都存在官僚成本的问题,不能彻底去行政化的国企同样存在制约创新的因素。
来自于市场本身的竞争利于提高创新发生的可能性与企业内部结构问题制约创新两者并不矛盾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0 收起 理由
tangent + 5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2-14 01: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PER 发表于 2016-12-13 17:54
高铁也是西门子和新干线的技术,当时签的合同有一条就是允许中国宣传“自主研发”。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公企里敢于创新的人没有好下场。

谢谢阁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16: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国奇 发表于 2016-12-9 23:33
本文作者有这种评价不奇怪,因为他可能只是记者级别的学者,阁下好像不是这个级别的学者。理由如下:

...

我倒不认为国企就不会创新。国企这种业绩不与产出直接挂钩的体制设计,其实是鼓励创新的。这里我想应该是存在两种风险,一种是创新失败带来的市场风险,另一种是创新本身对应的个人风险。对于私企来说,他们不需要考虑政治后果,但是对于市场风险极为敏感。对于国企来说,体制内员工可以相对较少地考虑市场风险。我认为是各有利弊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14 13:20 , Processed in 0.04980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