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90|回复: 2

以管理拯救资本主义——读凯恩斯《通往繁荣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4 13: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管理拯救资本主义——读凯恩斯《通往繁荣之路》
2016年04月21日 21:36 来源于 财新网
虽然凯恩斯反对自由放任主义,但凯恩斯从来都是信仰自由的,总是在目标达成之下尽可能维护自由权利
  文 | 李军林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这是一部以政论为主的著作集。凯恩斯在为英国的繁荣而呼喊,他的学识与情怀在这些文章里展现无遗。他在奔走疾呼中不断深入研究,终于搭建了他的理论体系。而我在读完这本书时,更看重的是他悲天悯人的情怀与对现实问题的犀利剖视。他看到了自由放任主义的局限与无情,以有管理的资本主义来拯救公正与自由,并在战争时期也不放弃公正与自由。2016年4月21日,是凯恩斯逝世70周年。此书仍然能给世人、尤其是在探索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读者以有益启示。
1
《通往繁荣之路》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著 李井奎 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6年1月版
  自由放任主义的终结
  凯恩斯在《自由放任主义的终结》一文中明确地与自由放任主义划清了界限。对于自由放任主义的抨击中最能击中人心的非长颈鹿的故事莫属。
  依据自由放任主义的逻辑:“生活的目标就是够食到尽可能高的树枝上的树叶,要实现这样的目的,最为可能的方式就是让脖颈最长的长颈鹿活下来,而让那些脖子较短的长颈鹿饥饿而死。……因此,我们只是让长颈鹿任其所为,那么:(1)可以吃掉的树叶将会达到最大的数量,因为有着最长脖颈的长颈鹿可以最大限度地接近树上的树叶,而其他脖颈较短的长颈鹿皆以饥饿而死;(2)每一头长颈鹿都会在其所可以尽力够得着的树叶中,寻找那些最为肥美的部分;(3)对于某一片最合乎其口味的树叶,长颈鹿总是尽可能地伸长脖颈,去把它够下来吃掉。利用这种方式,更多、更肥美的树叶就会被吃掉,而每一片树叶都将被那张认为这片树叶最值得付出努力去啮食的嘴巴给吃掉。”
  凯恩斯对于自由放任主义的不近人情的理论是无法认同的:“如果我们在内心当中对长颈鹿的幸福真有所怀的话,我们是绝不会忽略那些被饿死在地的短脖的长颈鹿们所遭受的痛苦的,也绝不会忽略在争斗的过程中掉落于地而被践踏掉的那些肥美树叶,还有那些脖颈较长的长颈鹿由于过度摄食而引起的不适感,乃至这种温顺的动物脸上浮现出来的贪婪、焦灼的种种不愉快的神情。”
  凯恩斯毫不客气地指出,个人独立地追逐其自身利益可以为其带来最大程度的财富积累这一自由放任主义的结论,是基于各种并不真实的假设得出来的。真实世界远比自由放任主义所假设的要复杂得多,而自由放任主义总是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复杂性,而把简化的假设当作正常情况。然而,这些复杂的情况却导致了自由放任主义结论失效。
  有管理的资本主义
  凯恩斯主张以有管理的资本主义来替代自由放任主义。他借鉴边沁曾经提出的两个名词“任务”和“非任务”来判定政府的职责范围。凯恩斯指出,“对于政府而言,关键不是在于去做那些个人已经在那里做的事务,也不是在于比个人会做得更好或者更坏,而是在于去做那些现在还没有人在那里做的事务。”他给出的例子包括:通货和信贷的控制、企业信息的收集提供、储蓄和投资规模、人口规模。
  而在《劳合•乔治能够做到吗?》一文中,他非常具体地阐述了政府如何通过资本支出计划来抵抗失业。当时,凯恩斯以及他所支持的自由党关于通过资本支出计划来挽救英国经济的设想并不为传统的经济学家所接受。他对鲍德温及其同僚们的阐释做了无情的抨击。他说:鲍德温先生有关这个问题的讲话,简直是一派胡言,只要对之稍加清醒地、不加偏见地思考,就会看出他的话实在是荒谬不堪。
  虽然凯恩斯总是对他的对手出言不逊,但凯恩斯的批评通常都是有根有据的。鲍德温们认为,靠支出计划来解决失业成本过高,凯恩斯以间接创造就业的事实来回应;他们认为支出计划带来的岗位与失业人员的能力不匹配,凯恩斯以行业的关联来回应;他们认为凯恩斯这是在搞社会主义,凯恩斯以国有企业的经营范围来回应;他们认为这仅仅是转移就业,凯恩斯以闲置的生产资源来回应。
  《通往繁荣之路》则将有管理的资本主义逐渐从一国向世界推广。一方面,他一如既往地强调国内的扩张,在这里,凯恩斯开始引入了乘数理论,并且考虑到新增的收入由于储蓄和价格的作用,新增支出的延伸会存在漏出,他还估算出了当时的乘数至少有2;另一方面,当涉及开放的国际环境时,他强调全世界的政策协同,还设计了世界货币体系,极力保护黄金小国的利益,虽然最后证明与黄金挂钩的世界货币体系是错误的,一如他在《丘吉尔先生政策的经济后果》所反对的金本位体系,但是,在当时的可选方案中,这仍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战时资本主义的公正与自由
  在战争面前,无论什么主义的政府,都必须保证国家的安全。在如何协调战争的需要与私人的消费需要的问题上,凯恩斯又一次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此时凯恩斯的《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已经出版多年,有关刺激需求的理论已经成熟。但是,现在遇到了非常新的问题,战争机器一旦开动,闲置资源显然是没有的,但是,战争的支出却无比巨大。如何将资源从满足消费的需要转移到满足战争的需要上,就成为了当时财政的主题。凯恩斯以强制储蓄、延期支付、家庭补贴、资本税等政策组合来解决这个问题。
  凯恩斯极力避免以通货膨胀税的方式来筹措战费。他指出:通过物价飞涨来限制消费的方法是极不公平、极其缺乏效率的,同时也极容易引起民怨。他一针见血地指出,物价上涨会使消费者的收入落到资本家阶层手中;战争一旦结束,资本家阶层成了国家的债权人,而其他人则什么也没有。
  同时,他也反对定量配给制,他指出:人们的需要是多种多样的,定量配给制会带来巨大浪费,效率也更为低下。凯恩斯认为,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先将购买力限制在适当的范围内,然后尽量听凭消费者自由地使用他们的金钱,在尽可能多的消费选择上做出抉择。
  也有人提倡自愿储蓄而非强制储蓄来实现消费的缩减。金德斯利为此辩护道,国民会自愿储蓄以免除物价飞涨来剥夺自己收入的实际价值。然而,这种观点在凯恩斯看来不堪一击的,凯恩斯举的例子很像后来才被博弈论提出的“囚徒困境”。他说,如果不是人人努力储蓄,那么,只是一两个人努力做更多储蓄,是断然无法保全自己不受通货膨胀后果的影响的。因此,只有强制储蓄才能将国民的消费降低下来。
  虽然凯恩斯反对自由放任主义,但凯恩斯从来都是信仰自由的,总是在目标达成之下尽可能维护自由权利。凯恩斯致力于设计一种改进自由主义分配制度以适应战争时期的特殊需要。他以延期支付制度来保障为国家努力工作的人的利益;除少数必须配给的商品外,绝大多数商品实行自由交易来极大地赋予每一个人的消费选择自由;以家庭补贴来保障减轻能力较弱者所承担的牺牲。
  关于社会主义
  鉴于凯恩斯的资本主义经济学家的身份,凯恩斯对于社会主义的态度注定是复杂的,从《苏联掠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凯恩斯多次强调自己是不可能接受(共产主义)这样的学说的,但也可以看到其对社会主义的许多肯定之词。
  社会主义的发展让凯恩斯对资本主义有一些深刻的反思,他说,“现如今,人们在对金钱的思想情感方面所发生的一场革命,也许已经成为理想体现的日渐增长的目标。因此,也许苏联共产主义的确代表着一种伟大宗教在这方面的思想动乱的第一幕。”在他看来,社会主义在经济技术上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其伟大之处在于思想与精神力量,按他的话来说,是一种宗教。
  凯恩斯引用马丁•康伟爵士的《苏联的艺术珍品》中的描述,来强调缺乏自由的苏联不是他所喜欢的。“这种空气紧张的程度,已经超过了人们通常能忍受的限度,这就要使人对伦敦逍遥自在的生活无限向往了。”尽管如此,凯恩斯还是为俄罗斯人的认真的态度所打动。
  社会主义不仅仅是凯恩斯的一个评价对象而已,它已经对凯恩斯的思想产生了影响。在《自由放任主义的终结》中,他也通过资本主义金钱观的扭曲和竞争性斗争的代价来阐述终结自由放任主义的必要性,而这些恰恰是当时的社会主义者所致力解决的问题。但是,凯恩斯始终是清醒的,他认识到当时苏联的经济体制是存在缺陷的,他强调政府应当在其任务范围内去调控。在《如何筹措战费》中提到,即使在“二战”时期,他也极力避免取消消费者选择商品的自由权,避免否认个人之间存在着偏好的差别。
  公正、自由、务实的繁荣之路
  李井奎教授将凯恩斯这本著作集命名为《通往繁荣之路》是非常合适的,这本书记录了凯恩斯对英国繁荣之路的思考与谋划。凯恩斯所追求的繁荣是公正的、自由的、务实的。
  在《丘吉尔先生政策的经济后果》中,他对丘吉尔恢复金本位的财政决策非常担忧,通过对金本位后带来的对外货币升值、对内货币贬值的考察,得出了实际工资下降的结论,并在煤炭行业做了考察验证。他抨击了财政部不顾工人的苦难,把希望寄托于自动调节的无知;预言英格兰银行将不顾扩大工人的苦难,把希望寄托于通过信贷紧缩来压低名义工资。正是从他悲天悯人的立场出发,他深入分析了货币、工资问题,刚性工资理论由此发端。
  从凯恩斯对苏联的态度中来看,无论他多么欣赏当时共产主义运动具有的精神力量,他都不会主张对自由施加严格限制。凯恩斯的改良方案只是凭借集体行动的力量对现代资本主义做出技术改进,不使资本主义的自由放任带来的损失损害了资本主义本身。所以,他在1925年批评苏联的“空气紧张”,在1940年,他反对全面的定量配给制。
  无论自由放任主义者如何寄希望于未来的自然调整,凯恩斯都不会束手无策地等待明天的奇迹。凯恩斯相信,如果有一大批工人失业、而社会又存在着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政府就应该去刺激经济,让失业工人找到工作,让消费者得到产品。劳动是巨大的财富,把劳动力闲置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为了论证刺激计划的正确性,他分析了新增支出的乘数效应,成为了投资乘数理论的雏形。
  这部著作集虽然篇幅不长,但是,所载文章极其经典,内容详实丰富,值得认真一读。最为可贵的是,他为我们呈现了这样一个画面,在那个萧索动荡的年代,一位 40多岁的天才经济学家为挽救日渐萧条的英国,为保卫可能亡国的英国,不辞辛劳地献计献策,毫无畏惧地革故鼎新,开启了资本主义的一个新时代。这样的英雄画面,任何人读了也会感动的。■

发表于 2016-11-15 16: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0-18 15:23 , Processed in 0.03606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