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1|回复: 1

终于有明白人了:反正房子卖不出去的时候政府会这么干 | 供给侧改革(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21: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股市成了宏观调控工具是最大误区
记者:股市注册制又没有下文了,战略新兴板也被删除了,您觉得股市这样子还有戏吗?

陈志武:股市的注册制推出会减少一些寻租的空间,但我觉得中国股市的本质问题不是在于注册制还是审批制。审批制改为注册制肯定是更好的,但问题最核心不在这里。战略新兴产业板,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不推出来是更好的。我注意到了,在中国过去股票市场20几年发展史里面,这些专业的从业者,包括监管者,因为没办法改变大的体制问题,所以总在技术层面去找一些所谓的创新来改变局面,甚至于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在转移视线。坦率讲,中国的股票市场,上海和深圳加在一起,这个板那个板已经太多了,普通的老百姓本来就搞不太懂,一会儿又是创业板、中小板、战略新兴产业板,这个主板、那个主板,普通老百姓股民,有几个人搞得清楚?这样一弄,把中国资本市场本来就非常有限的资金给分散到那么多不同的板块上面,分散在不同的交易场所上面,这样让单一的板块、单一的股票交易场所流动性越来越低,价格发现的能力越来越弱。如果按照目前很多人的想法走下去,以后我们就有桌子板块的股票交易市场、沙发板块的股票交易场所、板凳板块的股票交易场所、汽车、汽车配件板块的股票交易场所,这是很糟糕的。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来说,各个国家的趋势是越来越整合,而不是越来越分成为这个地方一小块,那个地方一小块,因为那样的话产生的必然的结果是老百姓被操纵、被玩弄的空间反而会大大的增加。

中国A股市场的主要问题不是在于板块是不是够细,是不是够多,不是这个问题;关键的问题还是政府在股市中间定位、角色,政府在股市里面的利益太高,这是核心所在。

这次在博螯论坛,有一个场合,我也说到了,政府在股市发展中,应该是中立的,不能够站边。

从1990年推出股票市场,一直到现在,每次说到为什么发展资本市场的时候,都是说股票市场可以帮助经济发展,帮助企业解决融资的问题,这样一来政府要发展经济,股票市场就理所当然作为政府宏观经济政策的一个具体的工具,帮助政府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这些表态实际上就意味着参与股市的利益方,就是投资者,以牺牲他们的利益帮助实现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这种给股票市场发展做的定位,就会严重扭曲监管者的立场。监管者肯定是要为了把股市建设成为政府的工具,而不是给投资者和需要资金的两方提供一个公平交易的平台,这就是问题的根本。这也是为什么我前几天说,在目前的中国资本市场定位的环境下,坦率讲,不管谁做证监会主席,我们都不能指望太多。不管谁做证监会主席,他都被扭曲的资本市场的定位所制约,他做得再好,到最后绕不开证监会的定位,就是非常强地偏向偏向股票发行方。

我知道证监会官员大多数都是非常专业、非常称职,也是真心想为这个社会服务,很遗憾,他们每天所作所为,到最终都以股市涨了多少、帮助实体经济、帮助宏观经济政策做了多少贡献,以这些来评估他们的业绩。很遗憾,只要按照这个方式来定位的话,最终是牺牲投资者的利益来作为代价的。这美国证监会没有人说,我们为了美国经济增长,为了国家发展,要把股市变成宏观调控工具,要配合奥巴马总统或者其他的总统。没有人这样说的。美国证监会很明显的,在股票交易中间不站边,不站在股票发行方,股票的卖方,我也不站在股票买方,我要做让你们公平谈价钱,信息流通,创造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只要两方都能做到这一点,我没有任何其他利益在里面。谁赚钱了、谁做好了,只要你做的合法符合规则,我都恭喜你,因为我在中间没有利益。

但是在中国,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人,包括很多的专家,一谈到股市,就是要强调你没有股市,政府经济增长怎么办、经济增长目标怎么实现、宏观经济政策怎么实现?这些说法和提法要改变的。因为资本市场如果真正能够做到公平、公正、公开的话,它自然的就像看不见的手一样,可以给整个国家的发展、整个经济增长提供长久、持久、可靠的支持。现在因为政府在股市的发展中间站边太明显、太强、太多、太久,以至于证监会日子非常的难过,所以尽管刘士余主席非常不错,他的能力很强,但是在大的体制和观念的约束之下,他做起来会非常有挑战的。

记者:我们前不久做了一个卢锋老师的读书会,他出了一本书叫《宏调的逻辑》,研究胡温十年宏观调控史,他也说到这一点,中国宏观调控部门,有十几个部门,除了文化部、外交部不是,其他好多都算宏观调控部门,证监会也觉得自己是宏观调控部门,IPO都是和宏观经济形势有关的。

陈志武:证券监管部门应该是独立的,某种意义上独立于国务院宏观经济政策,不能够首先考虑国务院宏观经济政策和中央经济政策的影响,道理也在这里。在介绍我的背景的时候,很多人不能够理解,陈志武是资产定价理论的专家——金融经济学里面相当多的人都是研究资产定价的,在我们看来这个道理很简单,资产包括股票定价合理不合理,正确不正确,这是我们以往的信念核心的基础。我们以往的信念是什么呢?市场可以对资源配置做到更有效,甚至于最有效的安排、最有效的配置。但是退一步来想一想,要想让市场配置资源,价格是最主要调节的工具、调节的手段,这个时候如果对于股票的定价,对于资产定价,如果不准确的话,市场来做资源配置产生的结果就非常的歪曲,非常的不合理。这个讲的什么意思呢?之所以证券监管部门应该中立、应该独立,而不是受宏观经济政策的影响太多,因为如果说证监会肩负着执行宏观经济政策的任务,他们必然在监管行为、监管规则制定过程中间和,偏向于要发债、发股票、发证券融资的企业,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发行证券的一方通过虚假陈述,把本来不怎么好的说得很好,这样让他们发行价格更高,发行证券数量可以更多,帮助实体经济实现更多的融资。短期效果好像是这样帮助了实体经济,让实体经济的企业能够融到更多的资金,实现短期的发展目标,但这是蒙骗了、牺牲了证券买方,也就是投资者。投资者也不是傻瓜,这一次被骗,下一次可能再被骗一次,长此以往,资本市场没有人愿意花钱买证券,没有人愿意玩了。为什么要真正做到长期持续健康的发展,监管部门应该要中立的,应该是不站边的?不应该肩负宏观经济政策的任务,一旦承担这些任务他们就没办法中立。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是,上市企业的壳就值15亿,如果壳取消掉,企业可以很自由地上市,股民也反对,因为他现在买的股票,其价格也包含着壳的价格在里面,他们会损失很大。

陈志武:我们不只考虑到已经买到股票的股民,还有未来很多准备想要买,或者未来有意买股票做投资的这些人。股票交易总是一个长期持续动态的过程。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前两年通过股市,不管通过改革牛这个说法去吹,还有“4000点是牛市的起点”去吹,这些监管者和官员说这些话,报纸、官媒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让股市给所谓实体经济提供更多的融资通道,让更多企业面对欣欣向荣的股市融资环境,这些做法都是具体操纵股市,让股市成为宏观经济政策具体工具。2015年6月份开始的股市崩盘,已经给了一个明显的教训,你这么旗帜鲜明地把股市作为宏观经济政策工具来用了以后,让这么多股民血本无归,到现在,没有那么多人有钱或者有意愿参与、陪他玩的。你把股市作为经济政策工具用的太多了以后,玩的结果股市就没有未来,反而把长久的股市应该发挥的价值就都给他扼杀掉了。

现在也是一个很好时机,从更高的层面来对于去年夏天股灾做一些总结,做一些思考。从更高的层面来说,说明政府对于监管部门的要求、对于监管部门的定位,必须得要做一个调整。包括对于专家,也应该要改变他们以往的说法。话说回来,中国很多专家都是不够称职的,这些人都是喜欢说股市应该帮助实体经济,帮助宏观经济政策,配合宏观经济政策,他们没想到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个话背后包含着的道理,实际上就使得股市就不能够真正的发展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14 13:13 , Processed in 0.03213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