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5|回复: 0

习总五次点赞《信仰的味道》:这篇文章真不错!(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 23: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习近平为何屡次点赞推介这篇文章

结合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再来读一读《信仰的味道》,我们会有更多启发。其一,信仰之旗必须时时高扬。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共产党人尤其需要。这种精神是什么?就是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人民的信仰,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新闻舆论工作必须站在这个高度,才能做到“不忘初衷、坚定信念”,才能做到“与党和人民同呼吸、与时代共进步”。正如《信仰的味道》一文,通过毛泽东、孙中山、裘古怀、恽代英、陈望道等人的言与行,把信仰之旗高高举起,引领着方向、凝聚着力量。其二,主流媒体必须勇于发声。在纷繁复杂的舆论中,主流媒体不去引领谁去引领?主流媒体不发声谁来发声?这既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导向。正如人民日报、新湘评论等媒体及时刊发《信仰的味道》一类文章,党和政府主办的各级各类媒体必须“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做到爱党、护党、为党”,新闻舆论工作者必须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如此才能在整个社会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其三,表达方式必须不断创新。讲信仰,不能光喊口号,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事例,必须要有令人信服的事实,必须要讲好故事,信仰才能被信仰。孙中山的“朴素信仰”,裘古怀的“无私信仰”,毛泽东的“赶考”,《时代》的“认错”……《信仰的味道》在起承转合间、在感人故事里,增强了吸引力和感染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宣传思想工作关键是要提高质量和水平,把握好时、度、效”,要“创新理念、内容、体裁、形式、方法、手段、业态、体制、机制,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真正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恰如学习书法之“永字八法”一样,好文章也有法度、也可学习。《信仰的味道》主题突出、文辞优美、通俗形象,篇幅虽短小蕴含的力量却巨大,传递着一股浩荡正气,令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现在再来读一读,我们更能从这“精致一叶”之中,感知习近平总书记新闻舆论思想“浩阔森林”的丰富辽远、博大精深。

        四、这么好的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

伍正华:追求“有味道”的表达

——《信仰的味道》一文创作谈

        “有味道”,这是《信仰的味道》忝获的最高评价。窃以为,改进文风,简而言之,就是少一点八股味、说教味,多一点人情味、文化味,追求“有味道”的表达。

        讲故事,不是教训人

         信仰是个大题目,也是个老题目,很容易写高了、写空了,没有什么“味道”。

        如何把这道“菜”做出味道?

        例证虽是评论的重要论证方法,但往往惜墨如金,很少有展开来说的,也极少用在开头。《信仰的味道》却一反常态,不仅开头叙事,而且放开叙事,不紧不慢,娓娓道来。

        评论也要学会讲故事,善于“抖包袱”。通过说事顺便把理说清楚了,写的人省事,读的人省心①。

        《信仰的味道》开头的叙事,就是有情节、有画面的——儿子寒夜疾书,母亲爱子情深。墨汁满嘴,红糖未动,反道“够甜”。两个自然段的叙事,像一部跌宕起伏的情景短剧,充满了温情的力量。

        在一篇千字短文中,读者可能什么也没有记住,但不会不记住这样一件事。记住了这样一件事,也就记住了《信仰的味道》。

        评论的前缀不能丢——新闻,此之谓新闻评论也。解放军报新闻研究中心主任张弛在点评《信仰的味道》时说:此文讲信仰是朴素的、信仰是无私的,其实也不算新道理,但是讲了点具体的故事。写新闻提倡故事化笔法,写评论时讲点故事也是出新的重要手法。毛主席的文章中写出了多少愚公移山之类的故事啊!

        说事还有一个好处,平易近人而非盛气凌人。这篇文章不是教训式的,而是内省式的、自我检讨式的——以自我为镜像,以自我为靶子,先说服自己,再说服别人;先打动自己,再触动别人。

      为文之道,忌矫揉,贵真情,不求文秀句秀,但求骨秀神秀。

      解剖麻雀,折射现实问题

      作为一名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的职业价值在哪里呢?八字而已:文字忧党,文章报国!这是职业价值,也是职业信仰。有信仰的职业,从来不是价格驭驶价值,价值才是价格的主子。这种深层次的精神愉悦与内心富足,也只有“有党性的作者”才能体味得到。

        毛泽东在谈到开会的方法时风趣地说:“材料不要多,能够说明问题就行,解剖一个或几个麻雀就够了,不需要很多。”《信仰的味道》就重点解剖了一两个麻雀。

       麻雀一:宋庆龄的一封信。信仰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他朴素得很。孙中山革命40年的信仰,就是认定“中国的儿童应该有鞋穿,有米饭吃”。所以,信仰并非高高在上、遥不可及,而是可亲可近、可触可感。

      麻雀二:裘古怀的一封遗书。一个党员干部有没有信仰,检验的办法很简单——是把自己的利益搞得少少的,还是把群众的利益搞得少少的。利欲熏心、权欲膨胀,只有舌尖上的口腹之欲,哪有心尖上的灵魂之舞?

        这两个“麻雀”虽小,却折射了信仰缺失的一些现实问题。当填饱肚皮早已不是问题,8000多万党员信仰的原动力到底在哪里?当不正之风的沉疴顽疾屡受诟病,我们党又如何让人民坚定对自己的信仰?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没有第一面,断不会有第二面。倘使共产党员自己都没有信仰,人民群众又怎会信仰党?

        文风之风,乃情感之风,思想之风,文采之风。情怀为最,思想与文采次之。自古以来,有大情怀者,始成文章之大气象。

        打牢根底,有“文”才有“风”

        纽约时报是最早报道相对论的,因为总编辑范•范安达就是一个卓有成就的数学家、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讲课讲错的时候,他就敢说,你这个方程式有什么毛病。

        如果你认为这仅仅是一个巧合,那就大错特错了。范安达的博学不止于此,埃及古墓里的文字他能翻译,战争可能会在哪里打响他也能准确预测。他是美国新闻界公认最博学的。

        以说,新闻的底子是文化,底子不牢,地动山摇。

        写作《信仰的味道》时,有个细节让我特别感慨。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把墨汁当红糖,这个新鲜的史料来自三卷本的《社会主义五百年》 。

        文章完稿后,在一个星期天上午发至人民日报评论部杨健同志邮箱。他当天晚上就在家里给作者回了邮件。除了指出两处明显的引文错漏外,还专门求证了原文开头“滴水成冰,手连毛笔都握不稳”这句话,引用的是陈望道儿子陈振新的回忆。其学识之渊博,治学之严谨,令人感佩。

        毛泽东曾向中央各部,省、专区、县三级发出号召,比培养“秀才”。因为,没有知识分子不行,无产阶级一定要有自己的“秀才”。这些人要较多地懂得马克思主义,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科学知识、辞章修养。

        广大新闻工作者是党的“秀才”、“笔杆子”, 没有深厚的文化功底,马克思主义如何实现中国化、大众化?

        胡耀邦也曾向中青年干部提出了一个要求,即需要阅读两亿字的书。换算下来,一个人要用5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这个要求,每年读400万字,每天读一万多字。

        这个要求,落实起来的确不易。但是,笔下走千言,胸中藏万卷。它让我想到,文风,文风,有“文”才有“风”,失却“文”字,岂非空穴来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0 23:11 , Processed in 0.02402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