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9|回复: 0

如果没有共产党,国民党就能统一中国吗?(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 23: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为什么共产党可以?


从一开始,共产党军队的理想和国民党军队不同。国民党军队的理想“三民主义”是高高在上的,对普通士兵来说与浮云无异。而共产党军队却从最基础最好理解的东西教起。“这是什么?”“这是红旗。”“这是谁?”“这是一个穷人。”“什么是红旗?”“红旗是红军的旗。”“什么是红军?”
“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美]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第六篇第五章“人生五十始”)


共产党军队在革命战争时期始终没有采用征兵制(但不排除地方组织强迫农民参军的情况)。“(八路军)所有的服役都是志愿的。”([美]爱泼斯坦:《历史不应忘记》,五洲传播出版社2005年版,92页)“新四军不征兵,来这里的都是志愿兵。”(同上书,118页)。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我们现行的,既不是旧式的募兵制,也不是征兵制,而是第三种兵役制——动员制。”(《论军队生产自给,兼论整风和生产两大运动的重要性》1945年4月27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即政府通过游说,以及物质精神上的奖励,最大限度地鼓励农民参军。


对于每一个翻身农民的红军子弟兵来说,为谁打仗,为什么打仗是比较清晰的:不是为了发战争财,不是为了保命,而是为了保卫自家分到的一亩三分地。如果红军(或解放军)被消灭了,如果共产党被打败了,已经分到的土地就要被地主夺回去,所以必须拼命打仗。而且后顾之忧也少:军属的田有人代耕;伤了有人抬,死了有人埋,烈属有政府照顾。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我当了孬种,犯了纪律,成了逃兵或叛徒,我的家属可能就不能再享受“军属”待遇。家里的田就没有人代耕,家里人在村里就抬不起头来。一切都是最最现实的情况。所以共产党军队里虽然也有逃兵叛徒,却多为个人,极少出现成建制投降的情况。侵华日军在记录下国民党军队大批量“归顺”的同时,还留下八路军极少投降的记录:“1月下旬,120师正规部队的连长率兵前来投降,这是少有的现象。”(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华北治安战》,天津人民们出版社1982年版,上册第三章第七节“华北方面军第二期后段的肃正建设”)“在独立混成第三旅团地区,曾见到若干正规共军的投降士兵,这是过去所见不到的”(同上书,上册第四章第四节“1941年夏季的各项主要施策”)即使到了需要做“战略肉盾”的时候,共产党军人往往也奋不顾身。“其(八路军)负责掩护主力退却的部队,即使兵力薄弱,也必进行顽强抵抗。”(同上书,上册444页)


不过这只是针对共产党军队里的“子弟兵”(即翻身农民家庭出身的士兵)而言的。共产党军队里还有另外一批重要的人:“解放战士”。下文会继续述说他们的情况。此处先和国民党军队对比一下。


国民党军则完全不同。国民党不曾全面深入改造中国的农村。他们的征兵制度依赖的还是古老的保甲系统,而这早已被农村豪强把持。“我们的征兵制度和村长征用骡子时差不多,都是将命令交派给职务较低的人,去欺压弱势者。”(黄仁宇:《黄河青山——黄仁宇回忆录》,“中国内陆”这一章)既然士兵是被迫参军的,就注定了国民党军队对待士兵的野蛮残酷。“国民党拉壮丁,用绳子绑着行军”([美]史沫特莱:《史沫特莱文集•第一卷,中国的战歌》,新华出版社1985年版,394页)“服兵役是一种可怕的经历。没有运输车辆,新兵常常行军数百英里到他们被指定的部队——有意远离新兵家乡,以减少开小差的诱惑。新兵常常被用绳索套在他们的颈子上缚到一起。夜里,他们可能被剥光衣服,以防他们私逃。就食物而言,他们只得到少量的米,因为征兵的军官们为了一己私利,惯常“克扣”给养。就水来说,新兵可能不得不从路边的泥水坑里饮水——这是引起腹泻的一个普通原因。疾病很快在应征新兵队中流行开来。然而,他们得不到医疗,因为新兵在加入他们被指定的部队前,不被视为军队的一部分。八年战争期间,这类死于途中的新兵可能大大超过100万。”(《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


这些士兵在家乡的家属却难以得到共产党军属那样的待遇。这是很好理解的:正是因为他们家在当地没有势力,这些士兵才被保长之类的人送去当兵。以该壮丁在家时家里尚且如此受人欺负,他一走家里人丁更少,下场可想而知。(原国民党60军军人)齐开文,父亲因为弄折财主家一把锄头,被财主用铁丝将下巴舌头穿起困住。然后财主当着全村人的面用梭镖将其父活活戳死。“几年后,财主勾结保长将尚未成年的齐开文抓了壮丁,送上了“抗日救国”的战场。”“原国民党暂编第21师第1团1营有一位云南宣威籍士兵,控诉运动开始后,每天啥话都不说,一个劲儿地“呜呜”直哭,整整两天粒米未沾。经指导员反复动员,他才倒出剜心摘肝、难以启齿的苦水。原来,这位士兵的父亲病故不久,母亲就被贪色的保长强奸了。随后,保长又强奸了他的姐姐。不久,这位根本不够服兵役年龄的孩子也被“光荣”地送去“抗日救国”了。几乎一模一样的经历,在原国民党第182师545团3连有一位,在暂编第52师第2团还有一位。”因为这几支部队的诉苦并不是在一起进行的,故基本排除串通起来抄袭经历的可能。“据当时对4个营、2个连、1个教导队控诉情况的不完全统计,起义官兵家属被地主恶霸残害致死的有392人,被奸污霸占的有105人”(高戈里:《起义官兵泪血大控诉》第二篇,摘自作者博客,为作者亲自采访当事人“抢救史料”所得)。


这样一来,士兵来当兵本身就是一万个不情愿,来了以后家里处境更艰难,而且在外地打仗也看不出家里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要卖命?所以这些征来的兵员毫无战心也就不难理解了。解放战争三年,即使按照共产党公布的数字也能发现,论伤亡,国民党军队并没有比共产党军队多很多。(共产党军队152万,国民党军队171万)但是另外两个数字就很惊人了:生俘458万,起义投诚改编176万。(《简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2月版13章第8节)极高比例的国民党军人在可以战斗的时候选择了投降,这构成国民党军队损失的主要部分。陈诚所说的“我们的军队纪律如此废弛,精神如此低落”毫不夸张

这些情况就引出了共产党军队里除“子弟兵”以外的另一个重要成分:解放战士,即原国民党军人,被俘虏之后选择加入解放军的士兵。这部分士兵越到后面越成为共产党军队的主力。到1947年11月,西北野战军中解放战士比例到达70%,个别团营甚至到达80%。(孙文广:《一野战事珍闻全记录》,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年1月版,281页)1947年10月,辽东三纵队7师中解放战士占34%,辽沈战役之后上升到54%。(《辽东三纵队的诉苦教育情况专题综合报告》,转引自张正隆:《雪白血红》22章)


解放战士多来自国统区,因此解放军无法利用土改分地的方式拴住他们。因此解放军采用的是另一个办法:诉苦。说白了就是跟大家分享你参加共产党军队之前的经历。于是被地主欺压,被抓壮丁,在国民党军队里受虐待的事全倒出来了。如果说子弟兵是被共产党的政策栓在了共产党军队里的话,解放战士则可以说是被国民党的政策给栓在了共产党军队里。

“诉苦”之所以有效,一则是因为所诉之苦的真实性;二则是因为所诉之苦的口味实在太重了。国民党统治下广大农民的悲惨遭遇,成了国民党最积极的掘墓人。除上文提到的地主豪强欺压、残杀农民之外,还有军队内部的压迫。因为国民党军队下级对直接上级的绝对依附关系,使得上级对下级可以为所欲为。吃空额,扣军饷,喝兵血,凌辱体罚都是司空见惯之事。“据统计,第144师2451名士兵在旧军队期间,有345人被吊打过,289人被捆打过,1238人被棒打过,13人被刺刀打过,677人被枪托打过,1362人被打过耳光,945人被皮带打过,991人被拳打脚踢过,53人曾被打得昏死过去,20人被打得吐了血,22人被打残废”“该兵团的控诉大会开得撕心裂肺、惊天动地,有的士兵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士兵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控诉大会,第一次就哭昏倒了31人,第二次大会又昏倒了35人。”(高戈里:《历史的曲折应该历史地反思——《心路沧桑》创作感言》,载于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2007年第七期《观察与交流》,此处引自作者博客)结合前文《剑桥中华民国史》中的相关描述,我认为这绝不是起义官兵在装腔作势。


当年在旧军队的经历,当事人几十年以后都无法释怀。“云南省石林县的起义士兵符启元、张珩等,说到在旧军队挨打,时至今日,古稀老人依然哽咽难言泣不成声。半个多世纪了,张珩当年被军官用扁担打折了的手指至今不能伸直。老人被泪水浸泡的心灵感受,有两句很值得回味。一句虽然低语轻声,但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国民党太坏了!””(同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17 22:42 , Processed in 0.04344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