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6|回复: 0

如果没有共产党,国民党就能统一中国吗?(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 23: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国民党政府也能统一中国


网上有不少人(包括一些高级学者在内)认为,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国民党政府也能统一中国,结束内战,带来和平——并实现现代化。此说甚为流行,并被广泛用于反驳“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之说。本文无意涉及“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问题。只是本人结合当时的大量历史条件进行反事实推理,可以确定:即使没有中国共产党,国民党政府还是统一不了中国。


或曰:一派胡言!北伐结束,国民政府就已经统一中国;若非共匪作乱,中国承平久矣。


但须知统一是指政令一统从而消弭内战。仅仅某个集团获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空头支票,那不是统一,那是封建。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北伐结束,南京国民政府获取各地军阀名义上的臣服。但随即于1929年爆发蒋桂战争;1930年爆发阎蒋冯桂中原大战;1933年十九路军在福建另立反蒋政府,是为福建事变;1936年陈济棠起兵反蒋,是为两广事变。即直到全面抗战爆发的前夜,国民党还在自己的内战(即非针对共产党的内战)中不可自拔。如果北伐结束就是统一的话,这些内战是怎么回事?


这里面包含了一个无论国共双方的官方史观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以“打倒列强除军阀”为口号的北伐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注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因为它本身就孕育着催生更多军阀的可能。北伐战争消灭了两个军阀:吴佩孚和孙传芳。但依附“国民革命”借机坐大的地方势力却至少有(除共产党之外的):李白(李宗仁、白崇禧)的新桂系、龙云的滇系、蒋介石的黄埔系、李济深的粤系、唐生智的湘系。北伐前后势力未受大损的原有地方割据势力包括:冯玉祥的西北军、张作霖父子的奉系、阎锡山的晋系、内蒙古的德王、西藏的达赖以及四川贵州多如牛毛的草头王们。北伐的结果不是统一,而是更严重的分裂。

这就是尤其令国民党绝望,也让全国人民对国民党绝望的一点:军阀始终斩不尽杀不绝。直到抗战结束时,足以对抗中央的地方势力(除共产党以外)至少还有:山西的阎锡山、归绥的傅作义、广西的李白、云南的龙云、西藏的达赖、西康的另一对“刘邓”(刘文辉、邓锡侯)、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回首戎马生涯,恐怕连蒋介石自己也要感到心力憔悴:他削弱了阎锡山,却冒出来一个傅作义;他打垮了冯玉祥,又冒出来一个杨虎城;李济深下台了,陈济棠出现了;龙云失势了,卢汉发迹了。更不用说九头鸟一般百死重生的新桂系。直到国民党被赶出大陆前夕,李白二人仍在高唱着不挂歌与蒋介石分庭抗礼。更不用说如果没有日军侵华的话,光是那20万装备飞机大炮装甲列车的东北军就足够蒋介石蛋疼两辈子的了。再回首恍然如梦。谁处在蒋介石的位置,都难免自问一句:这种按下葫芦起了瓢的“削藩”究竟有完没完?


为什么国民党就是消灭不了军阀?


这其实源于自晚清曾国藩组建湘军以来留下的病根:私人军队。湘军最初的组建纯属传销性质。总司令发话,让大家发展“下线”。大家自己去找认识的符合条件的乡党参军。你找来一个排的人,你就当这个排的排长;找来一个连就当连长。所以这种军队是全靠下级对上级的信任结合起来的——要不是相信跟着你有肉吃,谁愿意把脑袋栓裤腰带上跟着你干?此后李鸿章的淮军,左宗棠的楚军,直到袁世凯小站练兵的新军乃至后来的北洋军阀对此一脉相承。军中的军人只忠实于有限层级内的指挥员。北平和平解放之后,一个原国民党师长一句话道出了他们简单的信念:“我听傅总司令的,傅总司令听共产党的,我就听共产党的”(张正隆:《枪杆子1949》第八章第二节“大改编”)这说得非常清楚,他听共产党的完全是因为“傅总司令”听共产党的。至于他本人则对是否听共产党的毫无兴趣。

这种军队致命的问题就在于他们的参军动机。上乘者,希望跟着老大打天下,有朝一日谋得一官半职封妻荫子;中乘者,只图“当兵吃粮”聊以糊口,若有机会获取一点战利品当然更是上上大吉;下乘者,根本就是被骗来或抓来当兵的,只盼别稀里糊涂把命送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找机会逃回家。无论哪一种,其一致理念都是保命第一,不然就没得玩了。落实到具体则成为以下原则:多敛财,少出力;多发饷,少打仗。国民党黄埔建军之后,表面上去掉了私人军队的影子,但因为其兵役制度的缘故,其军队士兵的从军理想还是和北洋时期半斤八两。(下文谈共产党军队的不同时会再详细说,此处暂时不表)


在这种军队里,军人的前途完全取决于其直接指挥员,或有限层级以内的上级指挥员。当有机会发财的时候,他决定是否轮得到你;当需要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时候,他决定你是那胸口还是那大石。这就使得与上级的关系变得极为重要。如果你和我关系很铁,我自然舍不得你去死;如果关系没那么铁,那就活该你当战略肉盾。自然而然的,如果上级碰到关系不那么亲密的下级,上级就指挥不动。因为下级总担心在丢卒保车之时扮演“卒”的角色,而一旦那样则从军的终极目的——保命——就完蛋了。


纵观解放战争,国民党军队因为各种原因指挥不动、友邻部队互不救援的例子层出不穷。战略上的例子包括:辽沈战役前夕,蒋介石反复要求卫立煌放弃沈阳撤至锦州,卫立煌拒不执行;平津战役前夕,蒋介石苦口婆心要求傅作义放弃华北,将部队南撤,傅作义死活不从。战术上的例子包括:孟良崮战役,整编74师受困,蒋介石严令之下周围国民党军还是无动于衷;辽沈战役期间,廖耀湘第9兵团奉命出击锦州,却停留在彰武眼看着锦州被攻克;淮海战役前期,邱清泉第2兵团、李弥13兵团奉命援救黄百韬第7兵团,结果两兵团却徘徊不前,坐视第7兵团全军覆没;淮海战役后期,李延年第6兵团和刘汝明第8兵团奉命北上支援,却逗挠不进,致使华东野战军可以调走好几个纵队从容歼灭黄维12兵团。


不仅仅是指挥不动。更倒霉的是关键时刻部队会整团、整师地成建制临阵倒戈。对于这些军人来说,保命是第一位的,吃谁的粮不是吃呢?所以如果保命与忠诚不可兼得之时,他们往往选择前者。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就常常成千上万成建制地投敌当伪军。解放战争时甚至在国民党军明明总体占优的时候也会出现整师投向解放军的情形。如184师海城起义,就是因为该师官兵觉得国民党在把他们当肉盾使唤,而他们不愿意当肉盾,所以宁愿投向明显占劣势的共产党一边。


故有传言说蒋介石手下不但有嫡系和杂牌之分,就连嫡系也分嫡系中的嫡系和嫡系中的杂牌(如卫立煌);杂牌也分杂牌中的嫡系(如黄百韬)与杂牌中的杂牌。这不是胡说八道。在那种体制的军队里,能否指挥得动,就算指挥得动手下是否尽力?这都取决于手下和你关系的亲疏远近。不把这玩意儿理出个子丑寅卯来,打仗的时候要倒大霉。


到这里可以小结一下了:当时国民党军队官兵从军只是为了保命或借机发财,因此其结合纯粹靠直接隶属的上下级之间的信任关系。因此也就决定了它“分封制”一般的性格。陈诚在其回忆录中痛心疾首地总结:“大家都养成自保自足的恶习。只看到自己带领的一部的利害,对于友军的危难,整个战局的成败,几乎是漠不相关,以致我们革命军同生死共患难的传统精神和我们军人智信仁勇严必备的武德完全丧失。我们的军队纪律如此废弛,精神如此低落,要与凶顽狡猾的匪军作战,决无幸免于消灭的道理。”(《陈诚先生回忆录——国共战争》,第五章“结语”第一节“失败的检讨”)也正因为这样,反复上演旧军阀才去新军阀又生的悲剧。所以说以当时国民党的条件,是不可能消灭割据与分裂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2-11 01:27 , Processed in 0.04406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