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5|回复: 2

“乡贤治理”路在何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8 14: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贤治理”路在何方作者:廖保平2015-02-27 11:35
文/廖保平
此次回老家过年,与家乡一个执政官员闲聊,他说想研究并在农村引入“乡贤治理”。通过他所描绘的乡贤治理,我理解为,一者是“人才回归”,吸引从乡村走出去的贤达之人回乡定居,重建乡村治理秩序;一者是“经济回归”,鼓励乡贤热心投资家乡,为家乡牵线招商引资,在家乡建设中发挥作用。
他思来想去的乡贤治理并不新鲜,在中国传统社会,由于行政只管到县一级,县以下的乡村治理就是乡贤治理,这种治理模式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是维系中国基层社会正常运转的庞大力量。
这种模式之所以得以传承千年,是因为传统社会安土重迁,不喜欢流动迁移,商贩流动是少数,无关大局。为了克服官僚腐败,朝廷多规定官员异地为官,形成一定的人口流动,但臣游的官员一旦退休或致仕,要告老还乡(武将则解甲归田),这是“惯例”,源于周代,汉以后形成制度,一般致仕的年龄为七十岁,有疾患则提前。
《尚书大传·略说》:“大夫七十而致仕,老于乡里,大夫为父师,士为少师。”致仕者不论是在京城,抑或宦游异乡,到了任期,或告老还乡,或解甲归田,回到乡间,躬耕垄亩。比如《汉书·疏广传》记疏广告老还乡时,“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设祖道供帐东都门,送者车数百辆,辞决而去。”回乡时颇为排场,回乡后大多默默奉献乡梓。
这些致仕回乡的读书人是乡村的精英,理所当然地成为当地的乡贤,他们虽然从此在政坛上销声匿迹了,但并不是甩着袖子养老,还是要发挥余热的。按郑玄的说法是,“所谓里庶尹也。古者仕焉而已者,归教于闾里。”这也符合中国文人身处江湖心怀魏阙的心理,即便不能以正当名义以身事国,也能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有多大的热量发多大的光。这些人退休后成为乡村的土豪士绅,被公举为乡村的管理者,与乡亲一起实现乡村自治,维系着传统社会基层的稳定。
其实,宦游的官员告老还乡,不只是官员角色的转换,也不只是官员居住地的简单回归,也不只是精神情感上的叶落归根,还因“归教于闾里”而成为一种文化回流,对乡村社会起着文化建设作用。因为这些官员是当地的文化精英,他们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一般都是科考中举之人。他们多年宦游在外,见多识广,眼界开阔。他们回到家乡,与当地乡绅一起,力尽所能地为当地经济发展、文化教育、社会伦理等各方面贡献才智,其实就于无意中播下了文化的种子,涵养了令我们至今怀念的乡村文明,我们内心里的乡愁,说到底是这样一种温情脉脉的宗法乡贤文化。
然而,这种乡村治理结构早在中共土地革命中就被破坏了,中共为了夺取政权,以革命的名义打土豪劣绅,这些所谓的土豪劣绅,其中很多人就是乡贤,即饱学之士、贤达之人,他们是乡贤治理的支柱和灵魂。这些人被打倒之后,乡村的自治模式变成了中共的政权治理模式,中共取得国家政权后,并未还权于乡民,回归过去的乡贤治理,中国数千年的“权不下县”的传统被打破,中央政治权力可以一杆子插到最基层的乡村,乡贤治理从此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更要命的是,中共在乡村搞农业,在城市搞工业的城乡二元政策,直接将“乡村”这个“中性偏有美感”的词,变成了“农村”这个“中性偏贬义”的词,让人唯恐逃之不及。我们这一辈“跳农门”的人,就曾经为了洗刷这带有“中性偏贬义”的身份而进行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拼博。
现今,农村不但不复有乡贤治理,农村本身已在大面积衰败。由于大规模的城市化运动,农村人力资源大量流失,以致“空心化”,留下的多为老弱病残妇。留守问题,三农问题,农村环境污染问题,地方黑恶势力介入基层治理问题等等,给乡村治理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一些地方又开始打起“新乡贤治理”牌,所谓新乡贤指从乡村走出去的或为官、或求学、或经商的人才。
只是,在一个自由流动的社会里,再想把乡村走出去的精英拉回乡村定居已不太可能,城市有诸多不如意,也远胜农村的吸引力。有些人呼吁官员退休后回原籍,也仅限于呼吁而不能成为强行的制度,因为这既是违背人的意愿的事,也是侵犯个人的自由迁移权的事,更是违背经济规律的事。在自由流动迁移的时代,乡村治理不要总是想着什么乡贤治理,关键是落实好乡村自治,如果乡村确实因为缺乏精英治理,可以搞开放式治理,让乡村走出去的、愿意为故乡发展出力的精英参与到乡村治理来,借用他们的经验、学识、智慧、资本,成为再造乡村的力量。
事实上,互联网不但缩小了世界的距离,也在缩小城市和乡村的距离,而且必将改造乡村治理模式。比如,现在的电子商务,将农村与城市前所未有的地联系起来,农民作为商品的生产者、制造者,前所未有地在消费者面前立体呈现,人们因为关心产品而关心产品制造者、产品制造的环境,也会关注乡村的治理。而那些搭建平台的人,往往是乡村走出去的精英,他们穿行在乡村、城市和互联网之间,联结着乡村与整个世界,又不会定居于乡村,出于自由,由于组织经营生产,自然而然地参与到乡村治理中来,这大约就是未来若即若离的“乡贤治理”模式罢。(本文原载2月26日东网)





发表于 2016-3-18 22: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基础条件不牢固,利润和机会难以吸引人,更多的是类似于扶持项目,还需要政府引导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6-3-20 09: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贤治理与城镇化是否有张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8 07:58 , Processed in 0.04359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